乐视网全年亏损无悬念 众多资产泡沫或将一一挤破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30 00:46

(原标题:乐视网全年亏损已无悬念 众多资产泡沫或将一一挤破)

1月29日早盘,乐视网复牌后的跌停仍在继续,市场担忧融资盘、股权质押风险正待引爆,而下一步上市公司会交出一个什么样的年报,将对“抄底客”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

2017年陷入危局的乐视网前三季度巨亏16亿,尤其是新主入主后的第三季度爆出巨亏十亿。年报预告将至,乐视网全年亏损已无悬念。在孙宏斌承认未料及关联欠款无法偿还、“愿赌服输”、经营受贾跃亭信用影响的背景之下,新乐视第一年年报,会否爆出超出正常营运的巨亏,会否将此前市场普遍质疑的关联占款、无形资产、长期股权投资、归母净利润等众多资产泡沫,一一挤破,引发市场关注。

75亿关联欠款、86亿无形资产、20亿TCL投资、数百亿有可能累及上市公司的关联债务,乐视网的资产水分使得贾跃亭丢给孙宏斌的资产负债表严重不平衡。无论是应收账款,还是长期股权投资、无形资产,如若不能一次性出清资产风险,挤掉资产水份,乐视网除非经营上出现奇迹,否则未来即便殚精竭虑,开源节流,也弥补不了往年累积的成本藩篱,未来数年再多的利润,不过是为贾跃亭作嫁衣,为上市公司掩盖伤疤。

更有投资界人士担忧,因现有的,或者曾经的,非全资控股子公司,甚至是表外替乐视网承担亏损的关联公司,一旦法律上追究乐视网作为控股股东掏空子公司,补贴母公司的责任;追究乐视网与贾跃亭旗下关联公司经营的连带责任,不排除乐视网在财务上存在确认巨额或有负债的风险。

政策上,创业板连续三年亏损,不设ST过渡期直接退市的规定,给乐视网出清潜亏风险的时间,只有两年,乐视网会选择在2017年年报中“洗个大澡”,从而在新的一年重新轻装上阵吗?

关联欠款会不会巨额计提?

巨额计提坏账的预防针,乐视网没少打。

1月24日复牌前夕,在发布的公告中特别提示,关联方欠款不能有效偿还,已导致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经营困难各类收入下滑、融资成本加大。关联方应收款项存在部分回收困难,使得公司存在2017年度计提大额坏账准备的可能。这些因素导致乐视网2017年经营业绩存在大幅下滑的风险。

再早一天的乐视网重组失败说明会上,孙宏斌承认投资乐视网之前,对严重的关联交易问题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他还回应称“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显得分外灰心。

2018年开年,乐视网第一件事,就是更换会计师事务所。1月9日晚间,乐视网公告,以考虑公司业务发展和未来审计的需要为由,解聘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改换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担任2017年度审计机构。在2016年年报中,因关联交易大量增加所带来的应收账款回款风险,信永中和对乐视网审计报告中特别标注“强调事项段“,从而”出具了“非标”的审计意见。

再早前乐视网向市场晒出了巨额关联欠款账单——截止2017年11月30日(未经审计),上市公司与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之间形成大量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预付账款等。公司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1亿元,截至乐视网复牌前,实质性解决的不足1亿元。

这75.31亿元关联欠款涉及乐视系关联方50余家,其中主要包括乐视智能终端25.83亿元、乐视移动智能9.93亿元、乐视电子商务5.66亿元、乐视控股4.86亿元、乐视手机电子商务4.41亿元等。据此计算,到2017年11月末,仅上述五家贾跃亭关联公司的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等就有50.69亿元。

不过,2017年中报的2.4亿元资产减值损失之中,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仅8030.7万元。乐视网称,对信用风险特殊的,按一般账龄分析法计算不能真实反映其可收回程度的,将根据其未来现金流量现值低于其账面价值的差额,计提坏账准备。

“那时候(2017年年中),融创或许对贾跃亭还债还抱有期待。”上海一私募投资总监认为,但现在贾跃亭人在国外,资产被冻结,和融创在还债上也有分歧,这让乐视网有充分理由对关联欠款大额计提坏账,孙宏斌也很有可能选择让乐视网一次性释放旧账风险。

“只要有足够理由证明应收账款很可能无法收回,会造成损失,可以合理进行大额计提,额度较大的话,只要审计机构和公司董事会通过就可以。”一位专业的审计人士也认为,乐视网很可能在2017年年报中一次性“亏到底”,进行巨额减值准备,尤其在应收账款方面,计提的理由充分,不会存在大的障碍。

A股最著名的巨额计提此前发生在四川长虹身上,2001年到2003年三年期间应收账款净增32亿元。2004年新掌门上任,对应收账款和存货等一次性计提37亿元的减值准备,由此造成四川长虹当年巨亏。一次计提的纪录会被改写吗?

注水的无形资会否打回原形?

乐视网爆出资金危局前后,网络上替乐视网算账、挤水分的财务专业文章不少,乐视网无形资产摊销方法是被诟病的焦点。

乐视网的无形资产,主要包括影视版权,系统软件,非专利技术。根据乐视网报表附注,三者的摊销方式基本一致,均按授权期限或合同受益年限,按直线法进行摊销,若授权期限或合同受益年限不定,则按10年期限进行直线法摊销。

专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影视视频内容行业的营收特性是,流量和以此带来的会员缴费、广告收入及版权分销收入,集中在该版权授权发布头一年,随着时间的推移,流量将以断崖式曲线急剧下跌,按照会计准则收入配比的原则,视频网络应该采用加速摊销的方式摊销影视版权。

比如优酷早在2011年就已改直线摊销为加速摊销法。根据优酷对累计的流量变化数据的监测数据,如版权期为5年,第一年摊销50%左右,第二年摊销25%,第三年摊销12%,加速版权成本摊销,以匹配视频内容行业特殊的收入与成本匹配曲线。

2017年中报显示,乐视网无形资产原值132.49亿元,其中影视版权占据80%的比例,达到104.78亿元,但无形资产累计摊销只有33亿元,其中影视版权累计摊销29.71亿元。无形资产摊销比例只有25%,其中影视版权的摊销比例也只有28%。一旦改变摊销方式,则至少数十亿计的资产水分将被挤出。如果新乐视2017年年报不改变摊销方式,意味着未来每年都要实现足够多的利润来覆盖高昂的“虚增”成本。

2017年以前,旧乐视每报告期末的无形资产账面价值都在增长,这表明在直线法摊销的背景下,每年采购影视版权的数量以十几至几十亿的增量在扩充规模。另外,至少在能观察到的2017年前三季度,新主入驻后,乐视网资产减值的计提,并未见大手笔“洗澡”的迹象。专业人士认为,未遵循谨慎性原则和收入配比原则进行无形资产摊销,直接导致的是乐视网毛利率虚高。

2007至2012年,乐视网销售毛利率从未低于40%,2008年销售毛利率甚至接近80%。而优酷等视频网站的毛利率约在22%左右。

随着视频内容的时间流量曲线发挥作用,以及乐视超级电视加入乐视网体系,乐视网毛利率自2013年开始,开始急剧下滑,20013年下滑至29%,2012年,毛利率再跌去一半,不到15%,此后便围绕15%左右震荡。2017年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2017年前三季度营收同比下降三分之二,毛利率也变成-16%。

需要厘清的是,尽管毛利率出现断崖式下跌,并不表示有关毛利率、固定成本、无形资产的风险已经出清,合并报表149亿净资产中,86亿无形资产占据了大半壁江山,这些投入已经发生、成本已经沉没的资产,又能给乐视网变现多少流量,带来多少会员收入?

2017年三季报,乐视网期末无形资产账面价值,一反增长态势,首现维持态势。2017年中报显示,6月末公司无形资产总额为86.28亿元,而三季度为86亿元,无形资产第一次刹住了车。由于三季报披露的信息有限,无形资产分类明细数据未公布,因此无形资产刹车是否由于影视版权采购规模减少,还是计提减值准备增多,又或两者兼而有之,不得而知。

虽然尚未有公开信息或证据显示乐视网将改变无形资产摊销方式。但资产被注水的情况已经发生,影视版权疯狂烧钱的趋势已被遏止,那“愿赌服输”的新主还会将问题掩盖到将来去解决吗?

已剥离亏损资产可能继续拖累乐视网

乐视网的关联交易数据、与贾跃亭的资产交易行为等迹象表明,不管是在新主入主之前还是之后,乐视网作为乐视电子商务的控股股东,直接操纵和控制了原非全资子公司——亏损大户乐视电子商务的经营。

梳理乐视电子商务2016年末剥离乐视网合并报表前后的有关财务数据和账务处理,乐视电子商务的8个亿的亏损(2016年末净资产-6.7亿元),并未承担。按会计准则,15%的持股比例按成本法核算长期股权投资,所以乐视网持有的该部分长期股权投资,没有按照市场公允价值和实际经营成果调整账面,也即,乐视电子商务的亏损,从来没有在乐视网的报表中反应出来。

剥离后的半年时间,该公司继续亏损3亿元,2017年6月30日,该公司净资产-9.7亿元,这表明新乐视可能沿续了旧乐视将乐视电子商务作为承担乐视网亏损的道具的策略。一旦乐视网被乐视电子商务的债权人认定,存在前者对后者的控制和滥用股东权利,则乐视网可能需要100%为承担乐视电子商务近20亿的债务。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佑强律师解释称,如果乐视网利用控制权地位,与子公司之间进行非正常交易,比如以远高于市场可比公允价格的高价销售给子公司产品或者其他关联利益转移等情形,导致乐视电子商务出现亏损状态甚至造成资不抵债的,债权人可以诉诸基于《公司法》的“刺破公司面纱”制度,要求乐视网对乐视电子商务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与乐视电子商务类似的关联公司,还有乐视系的另一家亏损大户乐帕营销,前者为乐视终端线上销售平台,后者为乐视终端线下销售平台。诸如此类的,与乐视网曾有过母子关系、或者仅仅是关联关系的公司,会否因切割不清最终将新乐视拖入贾跃亭的债务泥潭,仍不得而知,法律意义上和财务意义上,新乐视因贾跃亭对该类子公司或关联公司的对外负债不能偿还,从而在控制关联上,和业务关联上被追究连带责任的巨额或有负债风险,仍未解除。

长期股权投资6亿潜亏何解?

除上述各项资产,市场分析人士同样还记得2015年上市公司的一笔交易,当年“不差钱”的乐视网通过旗下子公司乐视致新大手笔投资了TCL多媒体(HK.01070)的一笔股权,收购溢价达到50%。

收购该笔股权交易的动议始于2015年9月,2015年12月,TCL集团发布公告,旗下控股子公司TCL多媒体与乐视网旗下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签订《股份认购协议》,乐视致新投资约22.68亿港元(约合18.71亿人民币),以6.5港元/股的价格认购TCL多媒体新股34885万股。投资完成后,乐视致新持有TCL多媒体约20%的股份。

不过,截至2017年最后一个交易日,TCL多媒体收盘价为3.90港元,较6.50港元/股的收购价跌去40%。

然而,无论是2015年年末,还是2016年年末,我们都没有在乐视网的年报看到有关这笔长期股权投资的减值或计损。

TCL多媒体在乐视网合并报表账面上的长期股权投资

然而,假如乐视网改变持有目的,继而改变该笔资产的核算方式,比如改成按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核算,则该可能将影响乐视网净资产规模6亿元左右。又或者上市公司选择像贾跃亭抛售酷派股票一样,出售TCL多媒体股票,则该笔浮亏将实打实增加约6亿元左右的亏损额。对于TCL多媒体的这笔股权,旧乐视采用了权益法核算,即,根据TCL多媒体实现的利润,按相应持股比例调整账面价值,而不是根据财务报告时点的股价来调整账面价值。这表明,该笔投资的浮亏,从来没有显现在财务报表上——既未通过调整投资收益,将浮亏计入净利润;也未通过调整资本公积,将浮亏计入净资产。

即便不改变持有目的,乐视网也可能通过对该笔股权资产作减值测试,并通过计提减值准备,来一次性释放和暴露风险。新主进入后的乐视网,第一份年报会怎么做?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济美 王娟娟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